大吃一惊

脾气不好 装作很好

© 大吃一惊
Powered by LOFTER

活着

刚踏入武当不久,师尊曾问过他:何为活着?

正值七八月,金顶正中没什么树木遮挡,阳光大片大片的撒在小道长的脸上,知了不懂武当的庄重——知了,知了……他生来眼睫毛就比平常男孩子长一些,却不显女气,两瓣嘴唇有丝丝淡泊的气息,接生他的神婆子说,他本是天上无欲无求的小仙,这是下凡来找人了。

找谁啊?他爹问。

不——不知道啊——神婆子怜爱地看着他,不知道……

知了——知了——

太阳照的地上发白,摸起来也烫烫的。他被刺得眯缝起了眼睛,却还是努力站直了腰,望向他的师尊。睫毛一扇一扇的,在眼窝子下盖出了一小片阴凉来。

在阴凉下等着师姐抽打撩来撩去负心汉的华山想,要是躲进去,一定很凉快。

活着就是—...

幸福

“我的愿望是你能幸福。”武当道长轻声道。
他们靠的太近了,以至于他眼睛里映出的都是华山的影子。

他还是像那个晚上一样,当时是圆月,华山却觉得他比月光更皎洁明亮一些。

武当终于是没了呼吸,可嘴角还是微微翘着的。
武当的眼睛是华山给闭上的,虽然手抖的剧烈,可还是真实的触碰到了。
他想武当的皮肤果然是顶好的,比小翠阿花什么的都要好。

武当比什么都要好。

华山是这么想的。

那场战乱终于平息了,有的人失去了丈夫,有的人失去了父亲,有的人妻离子散,有的人…失魂落魄,行尸走肉。

云梦汤池边挤满了人,这次不全是去泡澡的,去换药的要多些。

他们都流了太多的血,受了太多的伤。华山这么想。自己没流血,所以不...

“别哭了呀”

“道长?”

“放松,没事的”

“——白痴”

诸君其实我也有入云梦武当股

今天又被我家活人不医的梦梦推倒了嘻

嗯?
cp滤镜打扰了

这么可爱的吗

人生第一辆破三轮被屏了,怎么说

烂俗黄梗

华山x武当

其实华山x武当也不错吧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天寒地冻,小心华武。

——————————————————
武当骨子里还是喜欢清静的,走在金陵大街小巷,他嫌吵得慌。

只要人家多一点的小村小落,总有人声嚷嚷。

天干地燥,小心火烛——

那是他第一次到华山来。

与冷峻的面容不同,武当是有些糊涂的。他性子有些像志怪小说里下雨天到破庙避雨遇上狐狸精的单纯书生,只是他不会被小狐狸吸光精气,也不会爱上这妖精。他不单纯,他只是努力干净。

师兄说修道嘛,就是要修的。大道无情,别人总叫我们冰块脸,其实只是在笨拙的学道罢了。

情爱这种东西,甜蜜又致命,我们毕竟修为不够,还是肉体凡胎,一不小心被揪住了小...

蔡居诚x武当少侠

竟然有人跟我一样喜欢诶美滋滋

——————————————————————
少侠倾家荡产,每天都送发光的小石头,终于没有被猛地砸上的房门碰到鼻子。

“萧掌门对师兄来说,其实是很重要的人吧。”

“瞎扯!整个武当,在我眼里都是虾鱼蟹泥,不值当入眼!”

“可是邱师兄说,二师兄你以前很缠他的。”

“呵,我当时瞎了眼。”

“邱师兄说,你为了在他面前多晃悠几下,把扫掌门那里山道的扫地弟子威胁的哭出声。”

“…那是我见不得脏,他扫地不干净。”

“邱师兄说,掌门说话你就变星星眼,半秒后又故作镇定,被发现还迁怒于他。”

“那是我练的秘法…眼睛就会变成这样,你懂个屁。”

“可是邱师兄说……”...

话说其实我有点想站武当少侠受拉
虽然每天都在努力嫖二师兄 但是一想 如果酒量不好的话……

“怎么的,每天都来给我送这些名贵玩意儿,非拉着我喝酒,现在真要喝了却是一杯倒?啧啧,武当弟子……”

“不,不是,师兄…嗝,这酒里好像加…加了东西…唔……”

“青楼的酒你想有多干净?”

“……唔。”傻笑。

“登徒子,到现在还想着跟我彻夜长叹?”气笑。

“师兄你……还是…”

“还是什么?”

“还是笑起来好看诶……嘿嘿……”

“……什么玩意儿。”

“我明天,还,还会给你送花的……小石头也都给你……唔…”

“哈…”

“有两个……师兄。”

“……我真是败给你了,什么愣头崽子。”
然后师兄就把少...

嘿呀跟闺蜜照的相 她云梦我武当 不小心摁到结果被吹爆说是相当宠溺…美滋滋,像吃了口师祖的小脸蛋儿那样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