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吃一惊

脾气不好 装作很好

© 大吃一惊
Powered by LOFTER

无题黄色废料

小鬼王/黑袍/沈教授x赵云澜

想看赵云澜被握住腰线,按倒在特调处的桌子上。

文件散落一地,桌子腿一阵阵的颤动着,赵处长咬紧了牙关,被撞的狠了,还是发出了几口嘶嘶的声音。

“就那儿——嗯哈,宝贝儿你,嘶,你真辣——”
“舒服吗宝贝儿?你老公我厉害——唔——”

被顶的双掌忍不住扣住了桌子角,骨节分明,隐隐泛白。
是正对着的姿势,朦胧中看着身上耕耘的人忍不住起了坏心眼,索性双手向上环住了那人,嘴角在颤动中翘起一个挑衅的弧度。

被情-欲熏染的嫣红的舌尖舔了舔被咬出血痕的嘴唇。


“再来点儿?嗯?”


如果是小鬼王的话。

乌黑长发散落在透出点点晶莹汗珠的饱满额头前,原本装着清澈河流的双眼被那人特意的调情搅成了一汪深黑浓稠的湖泊,又带着点茫然的星光落在上面。

那倒影里全是他了——赵云澜。

我们执拗可爱的小鬼王经得起这样的挑拨吗?暧昧的红色一直从脖子缠绕着耳朵,红了个满面。
未经几次人事,经验不多的只知道自己的小兄弟又大了一圈,紧紧的堵在那人的身体里,被撩的心脏停跳了半拍,听到自身下而来的闷哼声后又是羞怒又是慌张的一阵横冲直撞——年轻人的体力就是好,赵处多多担扰了。




看到你第一眼,乱我心弦。





如果是黑袍使的话。

即使是戴着面具赵云澜也能感觉到近在咫尺的脸庞热了三分,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隐在那之下的眼睛闪过一丝温怒而窘迫的光芒。他可以公式公办的说别闹,可以轻咳一声掩饰自己青涩的反应,也可以直接堵住那张吐出灼热雾气的,惹人脸红的嘴。
可是他没有,他咬了咬牙,把自己又往深处送了一送,满意的听到身下的令主无法吞下的呜咽声。
特调处的门把手转动了一圈,两圈,三圈……
他没察觉似的继续顶入,不出意外感到身下的看似镇静的人越绞越紧。

“黑袍老哥,黑袍……哥哥。”

他眯了眯眼,终于是用宽大的袍子把人一裹,消失在了不堪折磨的桌子上。




来自正经的黑袍使大人的恶作剧,喜欢吗?





如果是沈教授的话。

学生们怕是打死也不会想到,沈教授的表情会有这么丰富而复杂的一天。他被突然环上肩膀的双手烧的吓了一跳,挑眉看向赵云澜。那一眼很长,很长,像是裹住了身下人的全部,充满着霸道而温暖的占有欲和爱意。赵云澜回望着他,眼里全是笑意。

“该不该让你的学生们知道,温文尔雅的沈教授这幅想把我生吞了的样子?”

沈巍好脾气的笑笑,“你还很有余力的样子,云澜。”他俯下身,灯光照在他的背上,影子笼住了赵处长被压在桌面上的上半身。他虔诚,恶狠狠,温柔,带着一丝不容反抗的坚定,吻上了赵云澜冒着热气的双唇。那一开始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他保证。明明正钉在那人的体内,却不带有一点色-情的意味。

一个纯洁的吻。

然后赵处长被迫赖在沈巍家躺了整整一天。






把你放在心尖上,我只想再看你一眼。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