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吃一惊

脾气不好 装作很好

© 大吃一惊
Powered by LOFTER

记梗--可能永远不会写成文章的梗们

俺是一个搓逼。

一个被掰成办美强的弱强党搓逼。

就算没人看也还是想记下来--所谓小透明那种一闪而逝的灵感。

------------------————————————

他仍记得小时候他俩拿了父亲的大洋去买糖葫芦,被教书回来的父亲训的不轻,还被要求“重现作案现场”。那时候他没那么机灵,向来都怕父亲的教鞭,就老老实实的照做了。

他颤颤巍巍地指着父亲床头上那早已被用于买糖葫芦的“大洋”回头对弟弟说道:“小云,我们用那个去买吃的吧。”

他心想,大洋是他兄弟俩一起拿的,要罚肯定要罚一双,而弟弟身子骨小时候因一场高烧落下了病根,弱得很,爹一心疼,就不会罚太重。

哪知这小混账充满正义感的垮了一步来到他身前侧身一挡:“不,哥哥,我们不能这样!”

现在想想他特别希望给弟弟精致的小脸儿上来一记友情破颜拳。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小鬼当时说的明明是好啊好啊我们快去吧我知道南巷有一家新开的食杂店那里的糖葫芦又大又甜再不快点父亲就要回来了。

但他没有,他当时就懵了。

他那时本就不善言辞,又受到了来自弟弟的惊吓,哆嗦着你你你了半天愣是没蹦出半个字来。

然后他就被父亲罚跪了半个晚上。

呵呵。

就算他的弟弟一脸担心愧疚的站在他旁边一直到惩罚结束他也不会原谅他的。

从此以后,他突然就明白了掌握一副好嘴舌的重要性。

那天,刘家的大婶穿了一件奇丑无比的红袄子来拜访,拉着母妈一阵叽叽喳喳之后突然来了一句:这是我儿子从京城买的袄子,好看吗?

说完还360度转了一圈,生怕别人不知道这袄子丑的没有死角。

那时连同他在内的藿家人都在内心呐喊着快说你儿子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

但是,但是!

测试他没日没夜翻阅《语言的艺术》《银舌头》《女人心》《让你说过的话拥有魔力》效果的时候来了!!

他向前一跨,挡在了一脸无奈的母妈和弟弟身前,微微一笑一脸实诚:“刘婶,在我眼中貌比天仙。”

刘婶当时就呆了。

母妈和弟弟也怔住了。

这藿家大公子吧,长得真挺周正的,个儿高,挺拔壮实,皮肤是健康的麦色,还有着刀削般硬朗的五官。就是小他两岁的弟弟长得实在好看,皮肤白白的,又红润又水灵,身材略显孱弱,透着一股病态的美,一双桃花眼招了不少男男女女的魂儿,还机灵,他大哥的锋芒就这么被比了下去。现在仔细看来藿家大公子两只眼睛还挺深邃,这一望一笑,还有了点儿深情款款的范儿。

刘婶儿一张老脸红了一半,支支吾吾半天来了一句我先走了,就跌跌撞撞的冲出了藿家大门。

藿淑云征愣了一会儿,抬脚上前抓住了他哥的袖子:“哥,你怎么骗人呢?”

藿柬斜着眼低头看着自家懵懵哒弟弟心想你这小屁孩儿装个鸟蛋好孩子啊,撇嘴道:“你哥我乃君子,从不说谎。”

母妈也反应过来:“柬柬,你这不是骗人吗?这样不好啊。”

藿柬翻了个白眼:“我真没说谎。”

“那你说刘婶儿穿那袄子貌比天仙……”母妈皱了皱好看的眉,“不是我说,那袄子真是像……真是像……”

“一坨红抹布,还是擦过茅坑的那种。”藿淑云接嘴。

“不,”藿柬伸出一根手指头摇了摇,“咱家红抹布比他好看多了去了。”

“那你还……”

“对啊,貌比天仙嘛,”藿柬无辜的眨了眨眼,“雷公电母太上老君。”

“……”母妈张着嘴。

“唰”藿淑云手一个抖把自家大哥的袖子扯了下来。

“咋了?”藿柬心疼的把藿淑云手上的碎布抢了过来,又眨了眨眼。

评论(1)
热度(6)
  1. 天国的邮箱君大吃一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