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吃一惊

脾气不好 装作很好

© 大吃一惊
Powered by LOFTER

你x窦仕骁

满足一哈我的私欲 一切不合理问题皆在于我

我(在做的各位自由代入)x窦大警长

——————————————————————
1.

你是满洲城一名勤勤恳恳的普通小巡警。


说是普通,其实也不普通。能在现在这个世道过上平平安安不咸不淡不愁吃喝抱着铁饭碗的小日子,你还是有一些背景的。

你爹相当有钱,你相当能气他。
他只想你就这么静悄悄的过一生,而你一跺脚,说:我要斗争到底,为国争光。

你爹吓得恨不得用胶布给你的嘴巴贴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把你打包丢进了巡警队,随便安了个不轻不重的职位。
得,别提爱国了,这还在给小汉奸们打工呢,成了个小小汉奸。
你心中是相当结郁的,可是又能怎样呢?

2.
你本应一辈子都和他没有交集的。

那天你突然被上头扯上车带到了和平饭店跟前,说是人手不够临时调动,你懵懵懂懂的,就这么见着了他。


窦仕骁。


他是有名的窦仕骁窦大警长,干着被贴上卖国标签的勾当,暴虐而受重用。
你是一名兢兢业业的小巡警,恨透了在祖国街上横行霸道的伪满分子,总想着有一天能为国出头。

你们听起来就是那样丝毫挂不上边的两类人,你讨厌那些装模作样的伪满警-察,理应也是讨厌他的。

可是那个暖洋洋的正午你挺胸抬头站在门前,他就这么直直的撞进了你的眼里。

撞进了你热血沸腾的心里。

3.
窦仕骁。

头发干净利落的梳往后方,用警帽盖住。腰身被皮带勒出动人的曲线,枪套一丝不苟的别在右胯,白色的手套,黑色的军靴,充满力量的线条,有种喷发的美感,又服服帖帖的藏匿在皮大衣之下。

像黑色的玫瑰,尚未开放就令人发指的向往,诱人犯罪,引人采摘,坚硬的刺干乖巧的附在花枝上,夺人性命。

窦仕骁。


你一遍遍的咀嚼这三个字,像在品尝一套华丽的珍味。

4.
你悄悄向别的前辈们打听他,得到的都是一记莫名其妙的白眼。

“他?离远点就行,最好别扯上关系。”

你垂头丧气的在饭店四楼巡逻,漫不经心的低头描着脚下的地毯花纹。
你丝毫没注意到他的出现,直到——你撞上了一个温暖又坚硬的胸膛。

“嗯?”

窦警长,名不虚传。他微微扬头,眯着眼睛瞟了你一眼,你就双腿发软,靠着他打颤。

“警…警长……”

他不满的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与你的距离。

你抖的更厉害了,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就这么端详了浑身发抖得你半秒钟,似是无奈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伸出手想拍拍你的肩膀,却被你下意识的躲开了。

他愣了一下,你有些尴尬的看着他。

“……没什么大事,别太紧张了。”他收回了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啊……是的!”

他冲你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传闻中那个被描绘的像个恶鬼的窦警长,好像也没那么可怕?

5.
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发抖不仅是害怕。


还有兴奋。

你在他的目光中低眉顺目的盯着自己的脚尖,是怕他发现你眼中的狂热。你躲开他伸向你的手,是在努力压抑住自己躁动的内心。你的每一滴血,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弄坏他。

压住他,一层一层拨开他的伪装,让他为你哭泣,为你颤抖,为你失声尖叫,为你绽放。

你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一哆嗦,并迅速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他是伪满的汉奸,你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你一定是正义的。

代表月亮消灭他,喝呀!

6.
你听到他被押去审讯的时候是在午夜,你惊的睡意全无。

那一晚上,你用自己老爹给的大叠银票贿赂了站在审讯室外的同事,替换了他的位置。

门内有裴秋成,窦警长平日里最关照的那个弟弟。

你就这么挺直背脊,守在门外一整夜没闭眼。

你听着他悲愤的哀叫,眼睛酸胀的盯着天花板,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来。

7.
你听说他被怀疑是共党的时候,整颗心都开始颤抖。

原来他不是在黑暗里凶狠的恶兽,他是在淤泥中坚强的花朵。

你为自己往日意淫所找的理由看起来是那么的幼稚而惨白无力。
你同时又暗暗送了一口气,你还是没有迷恋上与自己的信仰背道而驰的东西。

你喜欢的,是那个与你心中所想一样的人。

8.
最近大佐忙的有些不可开交,野间部长也开始焦头烂额,顾不上其他。

你趁着裴秋成外出任务的时候溜进了审讯室。

“……谁?”

你看着沙哑的不成样的声音主人,嘴唇微微颤抖。

“警长……我,我来看看你。”

“看我?呵。”窦仕骁微微抬头看向你,“是来欣赏我的窘……你?”

他惊讶地感受到了滴落在他脸上的温热。

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哭哭啼啼的拿毛巾替他擦净了身上渗出的血迹,又抽抽搭搭的喂了他几口温水。
他本来是不想喝的,看着你哭的发红的眼睛,紧抿的嘴巴无奈的张开。

9.
其实你觉得,平日里咄咄逼人的窦警长那无力的样子也很令人兴奋。

没有了碍眼的厚实警服,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衫,被水浸湿后能隐约看到胸前两点淡淡的红,随着呼吸一上一下,微微起伏。一丝不苟的短发凌乱不堪,凶狠的眼睛周围红红一圈,又生理盐水落下的可疑痕迹。
猛兽静静的,脆弱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眼神却依旧要命的坚韧。

只是看着他红的刺眼的手指,你又心疼的在心里给了自己两嘴巴。


真是个变态啊,呸。

10.
你听说他最终还是被释放了。

你欣喜若狂的不顾同事阻拦冲到他的房间,看着他缠满绷带的手又悄悄红了眼眶。

“警长……”

你看着他大开的领口,吞了一口唾沫。
你只觉得时间好慢,你就这么看了他好久好久,久到他不满的啧了一声。

你这才注意到自己不自觉的往前挪了好多步,几乎要整个人贴上他的胸膛。

“怎么,”他挑了挑眉,“要袭警啊?”

不知是谁给你的胆子,你看着他,一咬牙一闭眼,狠狠地抱住了他。
还未恢复的窦警长被你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甚至忘记把你推开。

“是,我是在袭警。”你把双手并在一起,凑到他的眼前,“编号0028,请窦警长立刻逮捕我!”

天呐。你心想,你在干些什么事儿啊。
能活着出去吗?
你死死的闭着眼睛,双手却没有收回来。

11.
你感觉有一双手包住了你合拢的手掌。

睁开眼睛,窦警长笑的肆意。


“小巡警,”他拉着你的手,“你被正式逮捕了。”

评论(1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