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吃一惊

脾气不好 装作很好

© 大吃一惊
Powered by LOFTER

华山x武当

其实华山x武当也不错吧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天寒地冻,小心华武。

——————————————————
武当骨子里还是喜欢清静的,走在金陵大街小巷,他嫌吵得慌。

只要人家多一点的小村小落,总有人声嚷嚷。


天干地燥,小心火烛——


那是他第一次到华山来。

与冷峻的面容不同,武当是有些糊涂的。他性子有些像志怪小说里下雨天到破庙避雨遇上狐狸精的单纯书生,只是他不会被小狐狸吸光精气,也不会爱上这妖精。他不单纯,他只是努力干净。

师兄说修道嘛,就是要修的。大道无情,别人总叫我们冰块脸,其实只是在笨拙的学道罢了。

情爱这种东西,甜蜜又致命,我们毕竟修为不够,还是肉体凡胎,一不小心被揪住了小心脏,可是会窒息的。
所以,他是不会轻易着了狐狸的道的。


修道养性。
可是这不代表,他不会迷路。


武当对于自家门派仙风道骨的轻功还是颇为自豪的。泼墨般的鹤在他脚下长啸一声,便可以飞出去很远。又帅气又实用。

他飞过头了。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落在长白某处的山尖尖儿上了。他急忙调换气息,恢复功力后又唤出白鹤,往依稀能看到建筑的地方飞。

是不会呆在山上着凉了。

“啊嘁!”

武当赶在轻功耗尽前匆忙落地,可是他搓了搓手,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他在掉血。

路上没人,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地,他只剩半管血了。这次只是出门采购,危险系数不大,回复气血的药全放在小师弟身上了。
打坐是不可能的,在这里怎么坐的下去,他双脚着地都在掉血,更别提贴上一整个热乎乎的屁股了。

武当有一丝丝绝望。

三好武当,扫山道从不偷懒,起早贪黑修行,助人为乐,前天才帮大叔揍了偷瓜的小贼,主动回避扰人心弦的情爱,爱好是在武当悬崖边上看落日。

今天却恐是要折在这里了。

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死后的事情了:立一座小小的墓碑,门派师兄弟偶尔会来看望,路人瞅着碑上的死因都会一声叹息。死因,天寒地冻。

他唯一的请求就是别把墓碑立在洗捕快臭袜子被熏死的那位同门旁边。
临死之际要求甚少,他很感动,觉得自己要修道成功了。

昏迷的前一眼,他只瞟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急匆匆得像他跑来,雪地里映出一点点蓝。


他想,是书里的狐狸么?


“不对,狐狸是火红色的。”他睁开眼睛,“白色的应该是雪狐。”

一旁的华山担忧的撸了一把他的额头,别是给冻傻了。

“我是华山弟子,”华山端着热姜汤,“你们武当当真娇气,这都能冻的半死。”他勺了一小口姜汤凑到武当面前,“张嘴,啊——”

武当坐起身看了他一眼,没说“啊——”。他说,我知道你。

华山有些得意,没想到自己名号挺大。

武当严肃的伸出右手。


“还钱。”


华山把姜汤往桌上一摆,“我想起还有事没做完,你自便。”

武当噗嗤一声笑了,华山转身,正对上他那双笑的弯弯的,淡淡的眼睛。

“师兄说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你救了我的命,我今天给你免单。”


华山看着他,想,自己这块地,竟也会有太阳出现的一天。

武当看着他,想,就算是雪狐,也依旧是狐狸精。华山的手比他的姜汤还要暖和。


大道无情,自己好不容易濒死之际来了感觉的无欲无求,在这狐狸对他勾起的嘴角瞬间,好像又形神俱灭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可没人告诉他,即使是天寒地冻,也有想让人靠近的危险存在。

————————————————
就是一个一见钟情的烂俗小故事哈哈哈哈哈

评论(10)
热度(424)